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飘零者

 
 
 

日志

 
 
 
 

四架战机组成敢死队突袭河内、临空盘旋一圈威慑越南首都。 中越战争解密:苏军顾问组眼中的1979年!  

2010-04-13 20:54: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79年3月5日,我国政府宣布自卫还击已经达到目的并开始撤军,3月5日晚,我人民空军为展示我军威,由空18师的“航空兵英雄中队”组成四机敢死队,由时任大队长的方殿荣(方将军后任空54团团长,空18师师长,现任成都空军司令员)带领驾驶战机到河内上空高空兜了一圈,是日晚,越南空军的飞机不敢起飞,导弹部队也来不及反应,我“航空兵英雄中队”的四架歼-6飞机已经全部安全返回我方机场。这也是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

  79年对越自卫还击战中的我人民空军

  1978年11月下旬,我在空18师教导队结束了专业学习之后,被分到空52团服役,空52团当时驻在湘西的一个野战机场,我和一起到52团报到的其他战友是坐火车过去的,一路上,不断看到有满载着军用物资的军列南下,当时就已经感觉到快要打仗了。

  刚分到中队不久,部队就已经进入二级别战备状态,外出休假的都紧急归队,当时的报纸和电视新闻,我多少已经闻出战争快要打响的火药味了。78年12月,我团所有歼-6战斗机都进行了空—空导弹或火箭弹的改装,为了与越南空军的飞机容易区别,所有参战飞机全部都喷上了草绿色的伪装色。(当时越南空军主要战斗机和我方战斗机的机型大都是一样的,米格—17就是我们的歼—5,米格19就是我们的歼—6,米格21—就是我们的歼—7)。

  79年2月14日,我空18师接中央军委命令,除53团这个训练团之外,主力52团,54团以及夜航大队全部开赴前线参战。作为中央军委的战略预备队和空军的主力部队,空18师全部安派到广西前线一线的机场,54团于2月14日转场到达宁明机场,52团和于2月15日紧急转场到达田阳机场,

夜航大队也转场到达吴圩机场并且都马上进入到一级战备状态。

  当时,我人民空军主要参战的是以广空为主的空军部队(含导弹,高炮和雷达部队),广空出动了几乎所属全部的航空兵部队:空2师,空9师,空18师,空35师,空42师,空48师以及直属广空的强击机独立团和侦察机独立团全部开赴了一线机场,加上云南方面的空13师和空24师及从张家口紧急调来的空7师两个歼7团(当时空军刚刚开始改装歼7,空7师是当时唯一刚刚改装歼7的部队,驻张家口是担负着保卫北京任务的,也被紧急调来参战)。当时到达前线的各种飞机700多架,大部分为歼击机,其余为轰炸机和强击机,东线的空军前线指挥部由时任广空司令员的王海指挥作战。

  我空军航空兵部队从雷州半岛的遂溪机场到广西的宁明,田阳,吴圩机场及云南的蒙自和昆明机场,所有一线机场全部进入了一级战备状态。

  79年2

月17日,新华社奉我政府之命发布声明,郑重指出:“越南当局无视中国方面的一再警告,最近连续出动武装部队,侵犯中国领土,袭击中国边防人员和边境居民,局势急剧恶化,严重威胁我国边疆的和平与安全。中国边防部队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被迫奋起还击。”

  79年2月17日早晨,天才刚刚开始要亮的时候,我当时和我的战机一起正在前线机场值班,突然看到了天空升起了数发信号弹,紧接着,东南方向便隐隐听到了万炮齐鸣的炮火声,爆炸的火光映红了半边天。紧接着,我52团的歼-6马上就在机窝发动并滑出起跑线,我空军歼击机群马上起飞,多批次多架次的投入了战斗。从地面战斗打响后,我空52团的战机每天起飞数十架次,到越南境内寻战。地面部队推进到哪,我歼击机就飞到哪。我前线空军起飞的每次都是歼击机群,8架一个单位,排成战斗队型,一次起飞几个乃至十几个单位的战斗机,在越南境内呼啸而过,如入无人之境,最远曾深入越南境内达100多公里!

越南空军在整个战役期间仅起飞过几次,还没有进入战区就草鸡一样以各种借口飞回去了,根本就不敢上来见师傅。

  当时的空军张廷发司令员根据军委的意图,经过反复酝酿思考,提出了“挽弓待发,先声夺人”的作战指导方针。

  战前,所有参战的航空兵部队和地面防空部队做好充分的作战准备,当时,军委的命令是:一旦发现敌机,就把他打下来。同时,在战区上空组织声势强大的持续的空中巡逻,显示力量,威慑敌人,使敌空军不敢轻举妄动,以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目的。

  威慑是以实力为基础的,为了增加威慑力量,并在一旦敌机敢于出动时有更大的取胜把握,张廷发决定增调歼击机和轰炸机团进驻广西地区。他还亲自到广西、云南一线地区检查了部队的战斗准备,对各部队领导和飞行员作了战斗动员。

  2月17日凌晨,我军按预定计划从广西和云南两个方向先后发起对敌攻击。

  为了配合地面部队作战,我歼击航空兵按计划大量出动,不间断地在战区上空巡逻警戒。

  自卫还击作战第一天,我空军歼击航空兵部队就出动飞机一百多批数百多架次,进行警戒、巡逻,形成了多方向、多层次的空中掩护态势。

  随着地面作战不断进展,我空军的战斗机也配合地面部队的战斗,地面部队打到那里,我空军的战斗机就跟到那里巡逻,牢牢地把握了战争的“制空权”,在巡逻中,我空军也积极显示威力,多次有意使用歼击机做高空大速度飞行,故意让敌发现,使敌不敢轻举妄动。

  在阴雨天气,空军专门组织技术水平高的飞行员起飞巡逻。在云底高只有200米的条件下,也没有停止巡逻行动。晚上,除使用夜航截击机外,还令教练机也参加巡逻。几乎每天都保持在500架次以上的战机在巡逻。

  轰炸、强击航空兵部队根据战局情况,随时做好听令出动的准备,高炮、地空导弹部队严阵以待,随时准备打击入侵之敌,对敌也构成了一种威胁。

  为使敌人难以掌握规律,无隙可乘,空域内的巡逻航线,进出空域的方向、方法和交换时间等也经常变换。

  这些军事威慑措施收到了明显的效果。当时任空军司令部作战部部长的张执之后来回忆说:这种大规模的以制造声势为目的的空中巡逻活动,是在我强敌弱(越南空军大部分飞行员都是我空军帮他们培训出来的,可谓师傅打徒弟)、敌我距离很近、我机采用的特殊战法。用这种方法对付越南,确实达到了预期的目的。自卫还击作战发起后的头3天,越南空军飞机一直未敢起飞。第四天以后才起飞了一些飞机,但其指挥机构不断警告:“不能飞到那边去”,“不能飞得太远,掌握不好的话就很危险”。以后,越军又怕空袭,又是搞疏散,说明他们惊慌失措,顾虑重重。整个战役期间,越南空军的战斗机大都在离国境线较远的空域活动。我空军的强大军威确实镇住了敌人。我地面部队看到我空军大批飞机在他们上空巡逻,消除了他们的对空顾虑,大大地鼓舞了战斗意志。

  当判断敌有可能以米格-21飞机低空出航、突然爬高、对我巡逻飞机进行偷袭时,我空军迅速组织歼-7小分队,隐蔽转场至预定机场。一旦敌机来犯,我将以歼-6飞机在高空作诱饵,歼-7飞机在低空尾随,对敌实施突然攻击,提高作战效能。

  我空军在得知敌F-5、A-37飞机和UH-1武装直升机北调至内排机场,并企图袭击我地面部队后,立即研究对策,决定以歼-6分队在歼-7的掩护下打敌战斗轰炸机和武装直升机。

  3月5日,我国政府宣布自卫还击已经达到目的并开始撤军,3月5日晚,我人民空军为展示我军威,由空18师的“航空兵英雄中队”组成四机敢死队,由时任大队长的方殿荣(方将军后任空54团团长,空18师师长,现任成都空军司令员)带领驾驶战机到河内上空高空兜了一圈,是日晚,越南空军的飞机不敢起飞,导弹部队也来不及反应,我“航空兵英雄中队”的四架歼-6飞机已经全部安全返回我方机场。这也是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

  在整个对越作战过程中,我空军部队还完成了大量的勤务保障任务:侦察航空兵多次进行照相侦察,为地面部队提供了大量情报;运输航空兵部队出动运输机、直升机,为地面部队紧急空运人员和物资;技侦情报部队积极搜集掌握越军动向;雷达部队很好地完成了保障任务。

  3月8日至16日,我地面部队陆续撤离战区。空军参战部队仍在前线执行巡逻任务,保持每天起飞数百架次的战机巡逻,继续对越军保持军事压力。

  79年,我人民空军在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牢牢地把握了“制空权”,是越南空军软蛋,没敢起飞,所以才没有发生空战,我陆军老大哥部队的伤亡没有一个是来自空中造成的,这是我人民军队的战斗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完全由我方控制了“制空权”的一次战争,从而大大地减轻了我地面部队的伤亡数字。在中越战争中,我人民空军圆满地完成了任务,是我人民军队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地面部队没有受到过空中威胁。有一些朋友以为空军没有参战或者否定空军的功劳和作用,这都是不了解历史,没有经历过这次战争所造成的片面观点。详见当年的《人民日报》及《解放军报》的“威震天空”文章报道。

  30年后的今天,解密当年这一段历史,已经不再是什么军事机密了:当年是因为国际形势的斗争策略,我国对外只说我空军只是在我国边境一带的上空巡逻。其实,当年我人民空军是越境作战,陆军打到那里我们就跟到那里,有时候还深入到越方一百多公里的上空,当年参战的飞行员就是最有力的证明。

链接:中越战争解密:苏军顾问组眼中的1979年!(2010-04-13 10:48:34)转载标签:军事

中国对越自卫反击战过去25年了,当年曾有苏军顾问协助越军抗击中国人民解放军。俄罗斯《红星报》2001.1.16刊登该报记者波奇塔廖夫上校的文章,题目是:越南以鲜花相迎。文章是作者采访了原苏联武装部队驻越南人民军总参谋部顾问团成员后撰写的。

1978年,越南共产党中央政治局决定了攻柬抗华的方针,遂大力加强和苏联的关系,苏联军事技术装备源源不断运抵越南。8月,以防空军中将沃罗比耶夫为首的苏联军事技术顾问团120人随同运送装备的两架安-22军用运输机经巴基斯坦,印度到达河内。11.3,黎笋和勃列日涅夫在莫斯科签订了《苏越友好合作条约》。12月,越军攻入柬埔寨。

[苏联和越南于1978年11月3日在莫斯科签订,同年12月13日生效,有效期25年。条约包括前言和9条正文。主要内容是:①双方将不断发展政治关系和加深全面合作,相互给予大力支持。②两国将共同努力加强和扩大互利的经济和科学技术合作。③促进国家政权机构和社会团体之间的合作。④缔约双方将就涉及两国利益的一切重要国际问题进行协商。⑤一旦双方中之一方成为进攻或进攻威胁的目标,缔约双方将立即进行协商以消除这种威胁,并采取相应的有效措施保障两国的和平与安全。该条约签订后,苏联取得了使用金兰湾、岘港等海空军基地的权利;越南则凭借苏联提供的军事和经济援助,积极推行“印度支那联邦”计划,并于1978年12月25日向柬埔寨发动侵略战争。

1979.2.17凌晨,经过30-35分钟的炮火准备后,中国军队越过了1460公里长的边界线进入越南。从3:30-5:20,越南人民军全线遭受攻击。中国方面动用了60万人,投入7个步兵军,想要“教训”越南。中国先用2个军从北面进攻高平,准备沿红河河谷深入80-100公里;主攻方向是谅山,该地距中越边境19公里,距河内141公里。中国用3个军从东北方向进攻,目的是切断高平突出部,保障进攻谅山集团右翼的安全并打通通往河内的道路;西北是次要方向,在此方向有2个军进攻老街。中国人认为此时打越南有利,因为85%的越南主力部队约10万人此刻正在柬埔寨作战,担负越中边境防卫任务的部队只有1个主力师和1个农业师,其余为地方部队,边防部队和民兵。然而,由于山高林密等地形和气候因素,战争打到第二天时,中国军队在越南境内只推进了15-20公里。

这时在莫斯科,苏联政府接到越南政府的紧急请求,要求苏联立即履行《苏越友好合作条约》的义务。苏联方面经过考虑,决定向越南人民军总参谋部派遣军事指挥顾问团协助作战。

苏军总参谋长奥加尔科夫元帅挑选刚被授予大将军衔的苏联国防部第一副总监奥巴图罗夫担任苏联驻越南总军事顾问。

盖纳吉.伊万诺维奇.奥巴图罗夫,1915.1.9生于维亚特省农民家庭,父亲一战时阵亡。1933年奥在烹饪学校毕业;不久入伍,1938年以特优成绩毕业于奥尔洛夫装甲坦克学校;1941.7再度以特优成绩毕业于工农红军机械摩托化学院;1952年总参军事学院毕业时获金质奖章。苏联卫国战争开始时奥担任坦克旅副参谋长,结束时任机械化旅旅长,参加了解放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南斯拉夫,匈牙利和斯洛伐克的战役。战后历任机械化师师长,步兵军军长,喀尔巴阡军区司令,参加过1956年在匈牙利、1968年在捷克斯洛伐克的军事行动,1973年任国防部第一副总监。奥能熟练驾驶坦克,装甲车等各种作战车辆,熟悉各军兵种战术常识。他博览群书,了解当代最新的军事思想和军事动态,在苏军将帅中被誉为“活的百科全书”。他和奥加尔科夫作了深入交谈,二人私交一向不错。受领任务后奥马上来到总参第10局索要有关越军现有武器装备情况,包括越军使用的苏式装备和美式装备。接着又到总参侦察总局提取关于对手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情况。

奥率领的军事顾问团共20人,团员有总参作战局的米哈伊洛夫中将(1925年生,80年代历任土耳其斯坦军区参谋长,总参作战局局长,远东军区参谋长,1987-1991年担任副总参谋长兼侦察总局局长,大将),杰米亚年科中将,总参侦察总局的麦里尼琴科少将,津琴科少将,少将别尔纳茨基,巴尔迪舍夫,瓦西里耶夫,布托林,布尔加科夫,马约罗夫,施克拉博夫,科瓦里,海军少将斯克沃尔措夫,总参第10局的库米诺夫上校,通讯兵上校克洛奇科夫。考虑到奥巴图罗夫的年龄和身体状况,夫人携其日常服用药物随团出征。

2月19日晨顾问团乘飞机抵达河内,奥先与沃罗比耶夫中将接洽,马上又同越南国防部长文进勇(原文如此,时文进勇为总参谋长,一年后始任国防部长),越军总参谋长黎仲潭(音,判为副总长黎仲迅)商谈前线战局,随后各顾问分别派到越军总参谋部各对口局进入情况,奥本人则乘火车赴谅山前线就地了解战况。沿途只见从谅山逃下来的难民如潮水般涌向河内,道路堵塞,无法前行,只得换乘吉普车。由于《美国Z音》2月20日报道苏军顾问团已于昨日抵河内,因此引起中国军队密切注意,奥的座车被发现,遭到猛烈炮击,居然没被击中简直是奇迹!在前线指挥所奥了解到战线极不确定,越军的防守战术呈现手工作坊式的特点,完全是游击战性质,这恐怕也是他们从以前的中国顾问那儿学来的。相当一部分越南部队已被敌人包围,许多战斗正在敌人后方进行,整个防线近于崩溃,而中国军队的步坦协同部队正向河内开来。情况刻不容缓,必须即刻采取措施巩固河内针对谅山方向的防守,为此需要从柬埔寨撤回一部分部队在河内以北建立新的防线。事关重大,只有越共总书记黎笋才能作决定。

奥巴图罗夫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黎笋,向他讲解了前线的严峻局势并建议:立刻从柬埔寨调回一个军用于加强河内北部防线;用刚从苏联运到的武器紧急组建一个BM-21火箭炮师,也补充增援到河内至谅山方向;马上设法组织营救一个已被包围的师突围。黎笋批准了上述建议。

从柬埔寨撤回的一个军分乘火车和安-12军用运输机星夜驰援河内。与此同时为了强化顾问团和前线部队的通讯联络,从莫斯科军区经第比利斯空运来一个由68人组成的通讯连,由连长克里孔大尉率领。正是由于该连的到达,使顾问团和越军总参谋部能够依靠安全可靠的通讯联络,通过已下到前线的苏联顾问掌握住战区部队,从而能够从容不迫地下达战斗指令。

2月19日中国军队占领老街,3月2日占领高平,3月4日占领谅山,中国军队还控制了越南境内纵深30-50公里范围内的20座城镇。在此期间帕拉塞尔群岛(西沙群岛)也发生了战斗;波尔布特残部在柬越边境加紧了袭击活动;越南南方西部高原山区成立了福尔洛民族阵线反政府武装;撤到泰柬边境的红色高棉6个师重新集结进行反扑;在象山山脉和柬埔寨南方的磅逊港,波尔布特部队死灰复燃。所有这些情况不可能不消耗和分散顾问团的注意力。

由于越南军事领导人在以奥巴图罗夫大将为首的苏军顾问团协助下采取了有效的作战指挥措施,由于苏联武装力量在苏中边界一线所从事的大规模战略调动,终于迫使中国军队停止向前推进。3月5日中国宣布“有组织有计划的”撤军,战斗行动全部结束是在3月18日。根据越南方面的统计,中国军队在战争中损失了62500人,280辆坦克和装甲车,118门大炮。越南方面被摧毁了45000座农舍,60万平方米城市住宅,900所学校,428所医院……

苏联顾问机构也有牺牲。3月,一架越军装备的安-24运输机在河内机场降落时坠毁,机上的苏联空军少将马雷赫及6名苏军机组人员遇难。

奥巴图罗夫在越南继续工作到1982.8,除负责整建越南人民军外,还负责整建老挝部队和柬埔寨部队。1982.11-1985.8奥担任伏龙芝军事学院院长,1985.8-1992.7担任苏联国防部军事监察和国防部总监团顾问。退休后奥写了卫国战争回忆录《险途》,但未及发表。1996.4.29奥因病去世。

1979年中越战争,越方公布自己损失《截至一九七九年三月底一些目前可以看见的损失初步统计表》

越南五月十七日刊载一份统计表,题为《截至一九七九年三月底一些目前可以看见的损失的初步统计表》,现分述如下:

(一)被毁灭的市:总数四个中被毁灭四个,占百分之一百。

(二)被摧毁的乡:总数三百二十个中被摧毁了三百二十个,占百分之一百。

(三)城市里被摧毁的民房面积:六十万平方米。

(四)城市里失去住房的人数:十五万。

(五)农村中被摧毁的住房:四万五千座。

(六)农村中失去住房的人数:二十万。

(七)被摧毁的中、小学校:总数九百零四所中的七百三十五所遭摧毁,占百分之八十一。

(八)没有学校读书的学生人数:十八万。

(九)被破坏的幼儿园:总数六百九十一所全部被破坏,

(十)失去学习场所的儿童人数:一万四千。

(十一)失去学校的教师人数:五千五百七十。

(十二)被破坏的医院和卫生站:总数四百三十所中的四百二十八所被摧毁,占百分之九十九点五。其中;省级医院总数四所全部被破坏,占百分之一百;县级医院总数二十六所中的二十四所被摧毁,占百分之九十二;乡卫生站总数四百所全部被破坏,占百分之一百。

(十三)被破坏的林场:总数四十二个中的三十八个被破坏,占百分之九十。

(十四)被破坏的农场和农业站:四十一个。

(十五)被杀死或被抢走的牛:总数二十六万头中的十五万七千头被杀死或抢走,占百分之六十。

(十六)被杀死或抢走的猪:总数三十万五千头中的二十四万四千头被杀死或抢走,占百分之八十

  评论这张
 
阅读(55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